大使论坛正式签署全球战略合作备忘录并确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京津冀地区水泥行业最大规模的一次整合重组就此展开

华润水泥控股发布公告,于2016年12月16日,附属华润水泥投资与昆钢控股同意按其各自于云南水泥的50%股权权益比例向云南水泥提供财务资助。据此,云南水泥将向银行借款共人民币8亿元。

12月16日,拉法基豪瑞集团(LafargeHolcim)与中国电建集团国际工程有限公司(PowerChina
International Group
Limited)在钓鱼台国宾馆“一带一路”大使论坛正式签署全球战略合作备忘录并确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备忘录签署前,拉法基豪瑞集团高级副总裁尼古拉斯施维勤与中国电建集团国际工程有限公司执行副总经理陈观福进行高层会晤,就双方所开展的合作进行回顾并对后续在“一带一路”发展战略中的协同发展与共同合作开发第三国市场等方面进行规划。拉法基豪瑞集团副总裁史蒂芬尼科德与集团全球基建及战略客户总监刘利嘉,
中国电建集团国际工程有限公司相关部门负责人共同参加会谈并出席“一带一路”大使论坛活动。

北京金隅(350元/吨,0%)股份有限公司与唐山冀东(295元/吨,0%)水泥股份有限公司的资产重组即将尘埃落定。金隅股份将分别持有冀东发展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冀东水泥55%和45.43%的股权。冀东水泥称,此次重组是公司在京津冀区域水泥行业产能过剩、行业转型升级需求迫切背景下的积极尝试。

就上述有关银行贷款,昆钢控股及华润水泥投资将各自为云南水泥提供人民币4亿元的担保。
此外,华润水泥投资将向云南水泥提供人民币2亿元的股东贷款。云南水泥以上述银行贷款及华润水泥投资拟垫付的股东贷款所获得的资金偿还部份尚欠昆钢控股的股东贷款。
于完成上述财务资助的提供后,昆钢控股及华润水泥投资各自为云南水泥提供的银行贷款担保与股东贷款将达至相等并符合其各自于云南水泥的股权权益比例,包括:
总额为人民币14.0375亿元的银行贷款担保,以及人民币2亿元的股东贷款。
因此,华润水泥投资向云南水泥提供的财务资助总额将提高至人民币16.0375亿元

据拉法基豪瑞集团战略客户总监刘利嘉介绍,拉法基豪瑞集团是全球领先的水泥生产商,在全球90个国家设有生产场所从事水泥、骨料和混凝土业务。2015年由总部在巴黎的拉法基集团与总部在苏黎世的豪瑞集团对等合并而来,新集团员工数超过100000人,年销售额295亿瑞士法郎。产能在欧美发达国家和亚非拉发展中国家间均衡分布,覆盖特别是中国政府”一带一路”战略下所涉及的国家总数一半以上。其中在华产能达到1亿吨,为四川双马和华新水泥两家上市公司股东。
中国电建国际公司执行副总经理陈观福在“一带一路”大使论坛发表主旨演讲表示,在中国政府”走出去”和“一带一路”战略的指导下,中国电建作为行业领军企业,紧跟国家战略,积极开展海外业务,在国际市场取得良好业绩,保持稳健的发展态势。2016年中国电建荣登ENR全球总承包商250强第6位、全球设计企业150强第2位。电建国际和拉法基豪瑞集团的战略合作将充分发挥双方技术与资源优势,共同提升国际市场竞争力,共同服务于一带一路建设,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经济社会发展作出更大贡献。
根据此前的报导,拉法基豪瑞集团与中国电建在亚太和非洲等国家均展开过良好的合作,尤其是赞比亚下凯富峡水电站项目为该国重点项目,双方在项目的全过程中形成了深层次的技术、商务和服务等多方位的深入合作。本次双方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确立将会促进产业间协同发展共赢。

京津冀地区水泥行业最大规模的一次整合重组就此展开。从战略重组启动到股权重组外部审批全部完成,金隅股份与冀东水泥的这一重组仅用了168天,效率之高业内罕见。

顺着市场的方向——

通过整合重组,提高水泥行业集中度,促进行业自律和市场价格回归理性,实现产业结构调整的正循环

“有的公司已将水泥价格降到130元/吨,我们要不要跟进降价?”冀东水泥总经理于九洲至今仍记得,在今年2月10日公司召开的一次决策层会议上,面对市场上硝烟四起的价格战,公司陷入两难——130元/吨已经低于成本价,跟进降价意味着赔钱,不跟进就会流失客户,部分市场失守。

这样的两难,对于距离唐山200多公里的金隅股份来说,也是必须要面对的问题。

今年初,这两家京津冀区域水泥行业巨头的领导频频会面,反复商讨结束这场价格战的办法,也曾多次达成共识。然而,由于区域内众多中小水泥企业和大量水泥粉磨站坚持采取以价走量保市场的恶性竞争策略,不断抢夺他们的客户。面对严峻的生存压力和复杂的利益纠葛,金隅股份和冀东水泥仍走不出“桌上谈判、桌下掐架”的怪圈。

冀东水泥财务总监任前进分析,当前,京津冀区域水泥行业处于盈利低谷,与2011至2013年期间的中小企业集中涌现和产能猛增密不可分。水泥产能过剩加剧了市场恶性竞争,行业集中度低导致了产品价格持续下跌,企业盈利水平逐年下滑,行业利润率已下降到10年来的最低水平。任前进的判断,在中国水泥协会发布的数据中得到了印证。2015年,华北地区水泥企业出现历史罕见的全行业亏损,亏损额达42.1亿元,创历史纪录,在全国六大水泥生产区域中效益最差,而京津冀地区又是华北地区水泥行业亏损的“重灾区”。2015年,金隅股份水泥板块盈利能力大幅下降,冀东水泥亏损17亿元。今年1至4月,金隅股份水泥业务亏损5.08亿元,而冀东水泥亏损高达10.50亿元。

“只有通过整合重组,提高行业集中度,才能促进行业自律和市场价格回归理性,实现产业结构调整的正循环。”金隅股份党委书记、董事长姜德义以日本为例分析,经过大规模重组,日本水泥产能已从早年泡沫经济时期的1.2亿吨降至4500万吨,但水泥价格是中国水泥价格的两倍。他认为,水泥行业合理的集中度是平衡供需矛盾、提高效益的前提,发达国家的水泥行业集中度高达70%至80%。

反观京津冀区域,2015年,该区域熟料产能利用率仅为50%,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对于产能结构性过剩及供需矛盾较为严重的这一区域来说,两大巨头的携手,顺应了市场方向。

回应市场的期盼,金隅股份和冀东水泥这两家在京津冀区域熟料市场占有率分别为30%和27%的两大巨头,顺势从竞争走向竞合。

今年4月15日,金隅股份、唐山市国资委、冀东发展签订重组框架协议,金隅冀东战略重组计划正式实施。这是继今年初中国建材集团和中国中材集团宣布重组后,国内建材行业的又一重磅消息,一次交易总对价约230亿元、涉及总资产约1000亿元的并购重组大幕,就此拉开。

“这是企业基于宏观经济形势、行业发展态势和企业实际情况采取的自发行为,是市场倒逼下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必然选择。”唐山市委常委、市政府党组副书记刘建立表示,整个重组交易结构的安排和交易价格的确定,都按照市场化方式操作,体现了各方利益主体参与协商和博弈的结果。

顺应协同发展大势——

重组完成后,北京非首都功能将得到有效疏解,唐山也将向成为首都经济圈中的新型工业化基地迈出坚实一步

努力建成东北亚地区经济合作窗口城市、环渤海地区新型工业化基地、首都经济圈的重要支点。这是习近平总书记对唐山的殷切期盼。

有序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利用好各区域的比较优势,打造环首都经济圈。这是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应有之义。

金隅冀东重组完成后,冀东水泥将成为金隅股份下属唯一的水泥、混凝土业务平台,北京非首都功能将得到有效疏解,唐山也将向成为首都经济圈中的新型工业化基地迈出坚实一步。

按照双方约定,重组将分为股权重组与资产重组两部分。股权重组,即金隅股份以现金47.50亿元认购冀东发展新增注册资本,并以现金4.75亿元收购中泰信托持有的冀东发展股权,累计持有冀东发展55.00%的股权,从而成为冀东发展的控股股东。资产重组,即冀东水泥通过非公开发行股份的方式购买金隅股份旗下水泥、混凝土等相关业务资产,同时募集资金购买上述资产的部分少数股权和冀东发展所属混凝土、骨料等业务资产。通过这两次重组,金隅股份分别持有冀东发展、冀东水泥55%和45.43%的股权。

对于两家企业的整合,整个行业普遍看好,两地政府也乐见其成,但具体操作并不容易。刘建立介绍,此次重组交易结构复杂,既有增资扩股和股权转让,又有股份减持和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等多种交易,涉及金隅股份、冀东水泥、冀东装备和秦岭水泥4家上市公司,涵盖了多个业务板块的200多家子公司。同时,审批环节众多,横跨沪、深、港三地交易所,需要提请多个审批机构。

作为金隅冀东战略重组工作组组长,刘建立把办公室搬到了冀东水泥。半年多来,工作组取得各主管单位批复20项,资产重组申报文件163份,重组报告书1351页,财务顾问报告1351页,召开调度会98次……

今年9月,国务院国资委和商务部分别就金隅冀东股权重组事项进行批复和通过反垄断调查,标志着股权重组涉及的审批及前置程序已全部完成。

值得一提的是,这次重组,冀东水泥“三个不变”的诉求最终得以实现,即企业上市地位不变,生产所在地不变,员工和管理队伍不变,冀东水泥的企业利益和职工利益得到了最大限度保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