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速放缓的营收和持续攀升的成本吞噬企业利润,应该说中材水泥在这个方面的认识还是比较到位的

玻璃大王曹德旺在2016年末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曹德旺在接受访问时坦言中国制造业的高成本困境,包括高税负、连年上涨的人工工资、高资金成本等,引起大范围的讨论。客观来说,福耀玻璃作为世界排名第二的汽车玻璃制造企业,在美国建厂属于商业经济考量的因素更大,就此断定跑路与否不太合适,但透过福耀玻璃事件,观察制造业上市公司近年来成本变动和对净利的影响很有必要。

冀东水泥于2017年1月11日发布业绩预增预告,2016年1月1日至2016年12月31日,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000万元–8,000万元,比上年同期实现扭亏为盈。

关于停止生产32.5等级复合硅酸盐水泥这个课题,国办发的34号文件已做了明确的要求,实际上中国建材联合会也一直在呼吁和推动。在近几年的C12+3峰会上,乔龙德会长做过专题讲话,中国建材集团的领导也在集团内部多个场合强调过,应该说中材水泥在这个方面的认识还是比较到位的。

福耀玻璃成本上升真相
梳理福耀玻璃2006年以来财报可以得出几点结论:第一,公司人工、税负和利息三项成本合计增速远超过同期营收增速。从绝对规模看,公司营收从2006年39.35亿元涨至2016年三季度的154.54亿元,累计涨幅为2.9倍。同期三项成本从4.44亿元涨至42.42亿元,累计涨8.56倍,远超过同期营收涨幅。从相对规模看,三项成本占营收比重逐年上升,近10年累计上涨11.54个百分点。2006年三项成本合计占比为16.52%,2016年三季报显示这三项占比涨至28.06%。
第二,成本增速超过净利润增速。一面是快速上涨的成本费用,一面是缓慢增长的营收规模,吞噬了企业的利润空间。虽然福耀玻璃在财报中多次提及控制成本费用支出,结果也保证了毛利率和净利率的增长,但从数据来看,近年来净利润增速明显弱于成本增速,成本占营收比重和净利润率二者间差距自2012年开始迅速扩大。2012年三项成本占营收比重为21.12%,高出净利率6.24个百分点;2016年三季度成本占比高出净利率9.3个百分点。意味着成本快速升高,同期净利润则缓慢增长,二者间差距逐步拉大,过快上升的成本加速挤压企业盈利空间。
第三,人工成本涨幅最快,其次是税负成本。从成本构成来看,涨幅最快的是人工成本,且10余年来持续增长。2006年人工成本支出仅为1.8亿元,这一数值按照2016年三季度年化处理后增至27.82亿元,上涨15.4倍。人均薪酬从2.28万元涨至12.2万元,涨幅超4倍。此外,税负成本涨幅也相对可观,占营收比重涨至9.45%,上涨3.76个百分点。从利润税负指标来看,公司近年来持续在40%-50%之间波动,无明显趋势性的变动。但要特别说明的是,利润税负指税负占净利润的比例。净利润受影响因素较多,包括管理水平、非经常性损益等指标,所以营收税负水平更能反映税负变迁情况。利息成本处在下降通道,占营收比下降近4个百分点。
福耀玻璃在成本逐年攀升的背景下,仍保持毛利和净利的持续增长,是公司经营和管理能力的集中体现。近年来毛利率保持在40%以上的水平,净利率接近20%,这在制造业实属难得,在一定意义上符合好生意、好公司的定义,体现企业较强的盈利能力和竞争优势。与此同时,可以看出毛利率和净利润率的差距正在不断拉大,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不断攀升的成本吞噬企业盈利空间。
制造业成本透视
福耀玻璃只是制造业成本变迁的一个缩影。近年来随着国内经济增速放缓,制造业经济效益下滑已是不争的事实,很多企业家反映其攀升的成本也是不能承受之重。制造业公司大多分布在传统行业,一方面转型需要时间成本,另一方面攀升的成本和下降的效益使企业陷入生存困境,制约了企业的转型升级和竞争力培育。客观合理地分析制造业整体成本变动趋势,有利于我们更全面地了解当前形势。
制造业公司规模庞大,占现有上市公司总数的六成左右。为了更全面考察制造业成本上升情况,我们将研究对象扩大至2013年以前上市的、2015年营收在百亿元以上、非借壳上市股、非ST股的制造业上市公司进行全面分析。满足上述条件的公司共有161家,分布在19个申万一级行业,钢铁、化工、有色及汽车行业数量较多。从所属板块来看,主板138家,中小板23家。从企业性质来看,民营企业42家,国企109家。
税负额的衡量上,以上市公司现金流量表中“本年缴纳的各项税额”减掉“本年收到的各项税收返还”来计算。税负高低衡量方面,采用两个角度,一个是收入税负,即税负占营业收入的比重。一个是利润税负,即税负占利润总额的比重。
人工成本衡量上,以上市公司现金流量表中“支付给职工以及为职工支付的现金”来计算。利息成本方面,以上市公司财报附注中“利息支出-利息收入”计算,用利息成本占营收比重衡量其变动。(本文所有财务指标口径计算相同。)
梳理这些上市公司年报,全球经济整体低迷、需求下降、产品价格下降、国内经济下行等是财报的高频词汇,在一定程度上透视了当前实业经济的困境。从其财务数据观察其费用成本压力,得出以下几点结论:
一、成本加速VS营收减速。161家制造业公司人工、税负、利息三项成本规模稳步攀升,在2013年至2016年分别为6128亿元、6808亿元、7395亿元、7529亿元,累计增幅为22.85%,年均增幅5.71%。同期营业收入增幅放缓,并在2015年出现下滑,4年累计增6.78%,低于成本增幅约16个百分点。如首钢股份,公司2013年-2015年营收同比增幅-8.44%、-8.51%、-23.61%、3.99%,成本逆势上涨7倍。从其成本结构来看,涨幅最大的是工资成本,其次是税负成本。中航动力近4年营收累计上涨1.12倍,但成本累计上涨3.18倍。紫光股份近4年营收上涨1.78倍,同期成本涨超9倍。
增速放缓的营收和持续攀升的成本吞噬企业利润,数据显示,161家制造业公司净利润在2013年至2015年持续三年下滑,2016年在供给侧改革实施下出现转暖迹象。此外,大而不强的公司数量逐年递增,营收超百亿元公司中,2013年至2016年三季度,亏损企业家数分别是9家、10家、23家、13家。
二、税负超过净利润。利润税负是当前常用来衡量税负高低的指标,采用全部税费和净利润比值计算。数据统计显示,2013年以来161家公司利润税负率分别为107%、113%、138%、97%。从中可看出税负额连续3年超过净利润。利润税负率排名较高的大多为有色、钢铁板块公司,这和近年来疲弱的经济环境相关。如中国铝业近年来持续亏损,上交税费分别为41.56亿元、39.33亿元、46.7亿元、27.09亿元,同期归属于母公司净利分别是9.48亿元、-162.17亿元、2.06亿元、1.08亿元,平均利润税负近13倍。公司表示,业绩亏损主要原因是全球需求放缓、产能过剩及铝价下跌。今年随着产品价格回升,国内去产能初见成效等因素叠加,钢铁有色行业业绩转暖。此外,近期正在实施重大资产重组的长城电脑,也是税费远超过净利润的典型代表。公司此前主营业务是传统PC电脑和液晶显示器,近4年税务费用远超过企业盈利水平。公司2013年以来净利分别是2949万元、5772万元、-3567万元、2688万元,期间税务费用分别为15.22亿元、9.97亿元、13.27亿元、10.39亿元,税负是净利润的51.6、17.28、-37.22、38.64倍。
三、人工成本逐年攀升。中国制造业的崛起得益于相对低廉的人工成本,当下人口红利的优势正在逐渐消失,制造业持续上升的人工成本也印证这点。三项成本费用中,涨幅最高的为人工成本,近4年从3227亿上涨至4397亿,累计上涨36.26%,平均每年涨9.07%,高出营收约7个百分点。人均薪酬支出从2013年9.26万元上涨至2016年的11.49万元,涨幅为24%。
从相对比例来看,人工成本占营收比例从5.75%提高至7.33%,远超过同期4.68%的净利润率水平。从行业特点来看,汽车行业人均工资涨幅最高,19家上市公司平均薪酬从8.42万涨至12.87万元,涨幅为52.87%;电子行业紧随其后,从6.87万元涨至10.33万元,上涨49.88%,计算机、食品饮料和农林牧渔等行业也涨幅居前。采掘行业薪酬水平下滑。
四、利息费用逆势回落。资金成本高是近年屡被提及的话题,以此反映实体经济运营困境。从数据来看,利息是三项费用中绝对规模最小的一项,年均规模约600亿元,占营收比重约1%,占净利润比例约为28%。从其变化趋势看,自2014年小幅升高之后,近2年出现回落趋势。2013年以来分别占营收比重为1.06%、1.15%、1.13%、0.70%。关于利息费用下降的原因,归结起来主要有两点:一方面得益于宽松的货币政策,2014年以来贷款利率下调6次,一年期贷款利率下调至4.75%,降幅达1.25个百分点;另一方面,资本市场再融资渠道的畅通及再融资工具的发达,提高了资本市场直接融资比例,降低了资金成本。从利息费用降幅较大公司财报来看,深天马表示财务费用减少主要系归还银行借款,利息支出相应减少所致。华谊集团表示,利息费用减少主要系报告期借款减少、筹资成本下降。
小结
从上文分析中可以看出,福耀玻璃的成本上升并非个例,曹德旺的观点有事实依据,161家公司折射出制造业整体现状。一方面,人工、税负等共性成本近年来稳步上升,依靠低廉价格抢占全球市场的策略难以为继。另一方面,受经济大环境影响,制造业营收增速放缓,但成本始终处于上升通道,并没有因为制造业不振而出现下降。相比降至个位数的净利润率,成本每上升一个百分点都给企业带来不小的生存压力。从成本结构来看,涨幅最快的是人工成本,且持续稳定增长,人口红利消失已然摆在眼前。其次是税负成本,按照当下常用利润税负的指标衡量,样本公司连续三年税负是利润的1倍以上。考虑到净利润受影响因素较多,对比收入税负水平,近4年也出现稳步攀升。在此前提下,传统制造业的转型升级成了必选动作。
制造业是实体经济支柱,贡献了近八成工业总产值,同时也是税收的主要贡献者。传统制造业的衰落给国内经济带来不小压力,如何在丧失低成本优势的情形下,向高附加值领域挺进是当前面临的难题。国家对制造业的转型发展给予高度重视,2015年5月国务院公布《中国制造2025》战略计划,是中国实施制造强国战略第一个十年的行动纲领。根据计划,预计到2025年,中国将达成从“制造大国”变身为“制造强国”的目标。而2016年随着供给侧改革的深化及国内经济逐步转暖,有不少公司也出现好转迹象。展望未来,一方面制造业公司需积极整合资源提高竞争力,或通过兼并重组扩大优势、或发挥核心技术优势实现产品升级改造、或拓展更广阔的海外市场、或将低附加值的生产活动转移到劳动力相对便宜的国家或地区。另一方面,制造业的转型升级需要时间成本,需要政策的大力扶持。未来期待政策更多引导金融领域更好地服务于实体经济,给企业提供便利的融资环境,继续降低企业融资成本。此外,在税收方面进一步加大调整力度,切实有效的降低制造业税负,鼓励制造业转型和创新,提高其竞争力。

公司表示,2016年金隅冀东战略重组促使公司核心区域水泥市场秩序逐渐好转,水泥和熟料价格趋于理性。同时,公司进一步加强内部管理以及加大市场开发力度,成本费用同比降低,水泥和熟料综合销量同比增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及毛利率同比均增加,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大幅减亏。

一、停止生产PC32.5复合水泥对遏制水泥产能过剩,实现行业的健康发展和可持发展都具有重要的意义
首先,停止生产PC32.5水泥有利于消化过剩产能。目前水泥行业产能严重过剩,而32.5水泥占据了大半壁江山,是产量最大、用量最多的水泥品种。水泥产能的过剩追溯起来实际上是熟料的过剩,比起32.5水泥,42.5及以上等级的水泥对熟料的使用需求更大,同样的熟料可能生产更少但质量更高的42.5水泥,在遏制水泥产能过剩的同时,还提高了水泥质量。水泥质量的提高,带来的就是建筑物质量的提高和使用寿命的延长。
第二,从产业发展的角度来看,停止生产PC32.5水泥有利于促进产业升级。首先,市场对高质量水泥的要求越来越高,32.5复合水泥已显现力不从心之势;其次,高质量水泥在使用年限、抗压、抗震效果方面的优越性,使其能够使用更长时间,利用率更高,更节约资源和有利于保护环境。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放眼全世界(除去非洲及相关落后地区),大多数国家使用的是42.5及以上的高标号水泥,我们与国际接轨更要看到42.5及以上等级的水泥是未来的市场的需求方向,所以我们提早布局,更显关键。
第三,停止生产32.5复合水泥有利于提高企业效益。虽然目前大部分地区32.5水泥与42.5水泥呈现价格倒挂现象,32.5水泥是我们利润的一个重要来源。但我们应当清醒地看到,短期利润的下降对先进的生产线来说是阵痛,对落后产能却是生死关,忍住阵痛有利于未来的健康;再者价格的倒挂只是市场在32.5复合水泥占主导的无奈之举,一旦32.5复合水泥退出生产,高等级水泥将迎来量价齐升。
集团的宋志平董事长在2016年9月的时候有篇讲话提到:“面对过剩,水泥企业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最简单、最有效的办法就是错峰生产,坚决淘汰32.5低标号水泥。”中材水泥在集团的安排部署下,逐步并坚决推进PC32.5水泥的退出。
二、中材水泥已于2015年6月开始全面停止了生产PC32.5水泥,过渡期内生产32.5R型水泥来替代
中材水泥2016年1~11月水泥累计产销量中,32.5R水泥占比32%,PC32.5R品种水泥中熟料占比63%。
同样是在2016年1~11月,中材水泥累计水泥价格32.5R水泥比42.5水泥要高出超过6元/吨,从市场区域看,除湖南区域外,广东、安徽、陕西区域市场均为价格倒挂情况,而32.5R水泥制造成本平均低于PO42.5水泥成本12元/吨,这种成本和价格的市场表现就是:中材水泥总销量不到1/3的复合32.5水泥贡献了超过1/2的利润。
这个测算说明,如果全面停止PC32.5系列的水泥生产,这部分的利润损失会很大,相信很多同行的情况也是类似。所以,如果不从国家标准这个层面推动,如果不是整个行业一致行动,这个工作将会很难推动,或者根本就推不动。
三、对于尽快停止生产PC32.5水泥的意见和建议
既然对于取消PC32.5水泥能够有效促进行业健康发展,有效提高建筑物质量,有效去产能,而另一方面又面临着企业利益的损失,如何用壮士断腕的勇气来推动这项工作,用牺牲短期的利益换取整个行业的健康和可持续发展,这里提出一些思路和建议建议,供大家参考。
第一,34号文件核心是讲了“四个要求”(压减过剩产能、加快转型升级、促进降本增效、完善支持政策),这里面既有企业要做的,也有国家、行业协会要做的,只有双管齐下,内外发力,才能把34号文件落到实处。既然国办34号文件已经明确了要求,那么企业就应该积极响应,协会要根据国家34号文尽快推动配套措施和指导意见的出台。
第二,大企业集团要带头履行社会责任和行业责任。大型水泥企业集团承载着行业可持续发展的历史使命,面对产能的严重过剩,面对落后产能和低质量水泥的无序和恶性竞争,面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历史重任,应首先扛起去产能的大旗,而取消PC32.5水泥生产就是去产能的首要手段,对此我们责无旁贷。如果说错峰生产只是去产量,那么停止生产32.5等级复合水泥才是真正的去产能。
第三,中材水泥坚决支持停止生产PC32.5等级水泥的政策和要求,希望水泥标委会加快推进标准修订,以标准的刚性执行来约束行业的所有企业。

相关文章